阿星

看我这逗比的画风,哦,我很懒。
不擅长评论,喜欢会点红心,安慰会点红心。
不甜不给小红心(;´༎ຶД༎ຶ`)就爱吃甜的,齁的那种!

以前的时候,觉得能够把自己想到的故事写下来,分享给大家,就是很厉害的人了;也以为文学创作这种事应该是和谐美好,但是并不是。

虽然一直知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,但是哪里想得到差别的那么大。

就好像有些人,安安静静做自己想做的事,人在家中坐,祸从天上来;也好像有些人,做不该做的事,还要给自己正名,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.jpg;也还有些人,什么都不知道,随风摆动,大概觉得事不关己吧;还有可能就是像我这种人,自以为懂胆子又小啥又不敢说,放小说里活不过一章。

说起来,有时候我也会想,大家素昧平生,为什么却有这么多摩擦,大概是因为不满足吧。不满足自己现在的生活,不满足自己现在得到的夸赞,不满足自己现在没成就的样子。

大概从一开始我就是个普通人的样子,只能在梦里做自己是维护世界和平超人的美梦,但是超人也会有累的一天,力不从心的一天。

现在每天复习,虽然老爱摸鱼,但是昨天看到了一些话:
“一方面,我们的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的成绩,人民生活水平有了很大提高,城乡面貌的变化日新月异,中国与世界的交往也日益频繁;另一方面,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,社会问题丛生,特别是‘拜物主义’、‘拜金主义’流行,危害着我们的现代化事业。文学活动方面的情况也是如此,成就与问题并存,繁荣与堕落共生。”

虽然不能希望世界算全是美好,但我仍愿当天真孩童希望一切会变好。

学习学习,学习使我快乐。

明天就回学校,这次放假没玩好也没复习好,开学加油(;´༎ຶД༎ຶ`)

片段

……
……
不知道走了多久,还是找不到要去的地方,钟情不知道该继续前行还是回头。
回头准备重新换个方向走,却看到刚刚走过的长长阶梯上站着一个好久不见的人。
欣喜吗,连自己都未能察觉的,勾起了嘴角。
慢慢又走上长长的阶梯,走到那人的面前才发现,那人正打着电话,笑意盈盈。却又是刚巧结束了通话,那人回头见到钟情一愣,却还是笑了笑。
最后一阶台阶,那么矮,却又那么高,这一步生生迈不出去。
他伸手,钟情迟疑了一下,还是准备借力一把,却看到指间那一抹亮色,搭上手,被一把拉上最后一阶台阶,还听到他在笑着说什么。
钟情好像听到他在说什么?钟情又回答了什么?
「那我走这边去看看。」钟情听见自己这么说着,背过了身,慢慢迈出了脚步。他在后面说了句什么呢?
难受,说不出的难受,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怎么表达自己的感情,以为这一生这一腔感情都会随着两人的分开再不会为他波动。
原来这都是自己骗自己的,直到这个时候,钟情才明白,一直说着的不会喜欢他了,只不过是在骗自己,说什么不会有喜欢的人,只不过是忘不了他而已。
而钟情也明白,自己从未对那人说过一句包含情思的话,那人也许察觉到了,却什么也不说,没有改变,也没有任何动静。
走着走着,不知道走到哪里,钟情现在只想回到家中那个温暖柔软的床上,藏在层层叠叠之下,安静地睡着,什么也不去想。
……
……

这个软件有点意思(*/ω\*)虽然不会画画,画着玩嘿嘿嘿

给刚才写的《车上》准备的配图,只有这样了哎嘿。怎么没想到配图写文呢

车上

昏暗。

列车在前行,耳边充斥着列车飞快前进的声音,还有窸窸窣窣的小声交谈的声音。

对面的人或面无表情,或埋头睡着,也许还不如窗外的景色好看吧。

窗外是这座城市正在修建的地方,以前是什么地方呢?现在是一片废墟,又将在废墟之上修建起新的设施,又会是什么呢?也许再回来的时候就能知道了吧。

列车在沿线停车,上上下下来来往往的人,吵吵闹闹,却又显得冷漠些许。

对面来了个小女孩,天真可爱的模样,对着玻璃呲牙微笑,调皮的小笑容让脸颊一边露出了酒窝,满满的开心。

昏昏欲睡。

突兀的哭声从旁边传来,不知何时上来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,女人笨拙又努力地哄着孩子,孩子似不愿意还在哭闹,女人只好抱着孩子在车厢小幅度地走着,小心地拍着孩子的后背,小声地哼着歌。

对面的小女孩也许是听到了熟悉的曲子,在位置上微微舞动着,又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停了一会儿,还是按捺不住地微微和着歌曲做出一些动作来。

列车还在前行,要去往的地方还有距离,听着耳边的报站声算着还有多久,窗外飞快后退的景色也没有多大的吸引力。

微微的烦躁感和无力感,在等待着列车到达的时间里,渐渐泛了起来。

这一次前往,不知道又会遇到什么样的人,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,不知道以后到底该做些什么,焦躁而不安,却又有着无法掌控的无奈。也许只能到时候再说了?

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时间仿佛也打发得快一些。

“XX站到了,要下的乘客……”

终于到了,拿起自己的行李向车门走去。下了车,就直接去该去的地方吧。

现在的宝宝将来的大雕1

       人死了之后,会因为一生中的愿望而卷入一个巨大的系统中,这个系统会让你经历你一直梦想着却没有经历过的生活,然后在系统中死去再进入下一个世界。这个系统分支复杂,因为人的愿望不同而变得充满各种分支,在每个小分支,即小系统中,都有一个作为旁观者或者与主角发生交集的存在,我们称之为连接者,连接大系统与小系统的存在,为大系统所驱使参与到小系统之中。

      陈默就是一个连接者。每个连接者因为不会永远只负参与一个小系统,所以连接者的记忆等等都不会被清空等,连接者被大系统所驱使,带着任务参与到小系统中,然而任务会随着小系统主角的选择而发生改变,其改变会导致小系统世界走向好或坏等不同结局。总而言之,这是一个任性随意但又残酷现实的系统。

       陈默这次负责的小系统是关于武侠世界神雕侠侣的,然而,因为主角的愿望并不单单只是成为大侠,还有成为游戏大神的愿望,所以这次的小系统变成了神雕OL,当然这是真人的,死了就是真的死了,主角从一开始就在这个游戏里,从零级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连接者在进入一个小系统之前,都会选择其中一个角色作为参与者或者观察者。陈默这次的选择是成为大雕,因为陈默觉得在小说里大雕就是作为一个强力NPC一样的存在,而且存在感还不弱。

      【欢迎进入小系统2333,现在请接收相关信息......接收完成,请开始相关活动。】

       接受完信息,站在小系统中绿莹莹草地上时,陈默沉默了。因为他的形态是一只雏雕样子,是的,雏雕。小小的,绒绒的。话说真的要不要直接换成鸽子?

       说好的大雕呢!我要投诉!投诉!

      【由于该小系统成分复杂,连接者形态为初级形态,需通过完成任务或喂食获得经验,成长进化成为最终形态——神雕。】

       还要升级长大啊,陈默只觉得,这个世界不是作为一个游戏世界吗,我一个NPC升级干啥?

       就在陈默还在默默腹诽的时候,刚死不久的主角进入了小系统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【你的**主角进入了小世界。】

       哦哦哦,主角来了,主角还没有改名字,主角会给自己取个什么名字呢,是个什么样的人呢,好奇。陈默接收到主角上线的系统消息后,开始了自己的想象,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不远处有是村子大门,高亮【新手村23】。

      霍越是一个喜欢武侠小说爱打游戏的大学生,由于在路上见到抢劫事件结果见义勇为被犯人捅死。霍越在死掉的一瞬间只觉得周围都安静了,然后被卷入了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   [欢迎来到武侠-神雕OL世界,接下来你将在这个世界开始生活。]这啥玩意儿,霍越只觉得自己好像进入了什么游戏世界,可是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?看着眼前的光屏,霍越看着一行行的字自动流动,而自己只能定定地一个一个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[请输入你的名字...]名字?霍越看完之前的介绍,脑子还没反应过来,游戏嘛,他一直用的名字是“世界需要我”,那就是“世界需要我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[好的,你的名字是 世界需要我 ,性别是...]肯定男啊是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[好的,你的名字是 世界需要我 ,性别 男 。欢迎来到本世界,请根据剧情以及任务进行相关操作。注意:在本世界死亡即真正的死亡,请注意自己的状态,可从相关人物属性面板中查看。]

       眼前一黑,霍越就站在了一片草地上,远处有写着【新手村23】的村门,低头看自己一身布衣,头顶【世界需要我 LV.1】,原来真的是个游戏吗?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这是和室友去撸串的时候想到的脑洞,因为室友爱吃菇类,她就说了一个冷笑话:因为我是杨过,所以爱吃菇,菇菇,菇菇。然后我接了一句,那鸽子不也是杨过了吗,咕咕咕咕。然后我就开了个脑洞。

嗯,这个没有什么cp啊啥啥啥的,就是愉快的升级浪荡不羁的小故事,大概很快就会完?我要不要去看看神雕侠侣的小说捏 = =

以前的时候,用过一段时间点点,然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用,前几天突然想要把点点里自己攒的文写完啥的,但是今天才真的去打开点点,然后就发现点点已经打不开了。


点点是我在高一的时候去开通的,那个时候写过几个小短篇,开了一个大长篇,当做自己一个人悄悄咪咪的地方,自己的生活啊,自己的脑洞啊,就那么记录着,悄悄地。


现在我已经大二啦,贪玩偷懒,说起来也好久没有好好写过一篇正经文章什么的了,和以前比,就是差远了的感觉。


前段时间,突然就在想,”啊,不能就这么过活呢“,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想改变自己,然后就去想了想自己可以做的事情,就想到以前留下来的只开了头的”大长篇“。


点点网就进不去了,一段自己的小时光就这么藏了起来,想想还是有点可惜。自己开始的一段路,中途放弃,当想要再接着走的时候,已经再也看不见了。


不是有一句话吗,“当你意识到快要来不及的时候,这个时候开始做,就不会迟”,所以我想要开始改变我自己啦,加油嘿!

我是个花姐2

据点总管和特产商人站在据点,来来往往的骑马走路跑商的绿名。地上还有一个又一个的新埋的土堆,不知是谁的,也许早就被来往的人挖了干净。

不急着把包里三千碎银交给总管,先仿若无人一样地把周围所有的新埋的土堆挖个遍,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是有时运气好,还是有收获ˊ_>ˋ

把碎银交给总管,就用体力重置再跑商,跑出一段路,插件就提示“万水千山总是情,货物买满行不行”,啊,又忘记买特产了,骑着自己养的单骑绿吃葱,踢踢踏踏回到特产商人面前,买满货物又像外走。

作为一朵特立独行的花,我从来不走大路,打开小地图,看一眼过图点在哪儿,就直奔那个方向,总有那么一段路,只有自己一个人,偶尔路上还会有几个新埋的土堆,不要客气,下马挖了再走。

偶尔路上插件会提示“叮叮叮!红名:叉叉叉,圈圈尺”,这个时候总是有点心跳加速,我这么温婉的花姐,应该不会有人来截镖吧。也有时候,旁边的绿名被红名截镖了,帮不帮呢?嗯,已经走过了,先去交碎银吧ˊ_>ˋ

跑商,过图,跑商,交碎银,重置,买特产,跑商过图,跑商,交碎银,重置,交碎银。于是今天的跑商就完成了。

然后干啥咩?

战场那啥啥已经开启!

哦哦哦,打战场!

作为一朵小花,我从来不敢去什么组队的战场, 于是我选择了散排。

————散排第一轮————

「【战场】我是会的奶妈:一队的队长 把标记权限给三队的 我是会的奶妈,我用海鳗插件快速标记」
「【战场】我是会的奶妈:一队的队长 把标记权限给三队的 我是会的奶妈,我用海鳗插件快速标记」
「【战场】妖花哥:你又重了十斤!」
「【战场】我是个天策:打个雷。」
「【战场】唧唧木有了:袖气你一脸」

虽然直到最后一队的队长也没有把标记权限给那个奶妈,虽然直到最后我们也没调过队,虽然我们很努力。

「【战场】三奶王者:蕨菜已种,要吃趁热」
「【战场】妖花哥:要死那个,你看你一身绿翔!」
「【战场】我是会的丐帮:要命没有,让我笑着干了这碗酒」
「【战场】我是个小唐门:biubiubiu!」
「【战场】我是个天策:开个虎。」
「【战场】楼上真简洁:我要忍不住了!出来吧,我的太极!」
「【战场】楼下是撒比:想打我?被自己打了吧,哈哈哈哈哈哈」
「【战场】楼上你才是:你粑粑抠脚了,你还追吗」

你说啥,你说这是一片技能喊话?哦,这是一部分,还有一部分是这样的。

「【战场】我是会的奶妈:一队的队长 把标记权限给三队的 我是会的奶妈,我用海鳗插件快速标记」
「【战场】我是谁了:别特么守一个点」
「【战场】你们撒比吗:来中间来中间」
「【战场】我就嘲讽你:你们会不会玩啊我去」
「【战场】我是个天策:守好点」
「【战场】我无语了:退吧退吧,对面歪歪队」
「【战场】爆炸吧:叉叉点来人啊」
……

最后,我们还是输了。我不由想安慰自己说,你是一朵温婉明媚如阳光的花,不要炸毛。

但是!你们特么带智商了吗!我就想要个战场首胜!嘤,心好累,给我来一场我躺着都能赢的散排啊QAQ

没事,再排,下一把肯定首胜。

————散排第二轮————

尼玛和第一轮一样!

————散排第三轮————

我不想说话了。

————散排第四轮————

我心好累。

————散排第五轮————

……

那天,到底打了几场呢,最后到底赢了吗,智商呢?

「你的好友 智商 ,下线了。」

哦,这样啊。

卒。